收藏本站 | 帮助 | 微博   微信 您好,欢迎来到旭途旅游,始于2003年的中国高端订制旅游品牌! 

028 86111511

您当前所处的位置:首页 > 出国旅游 > 亚洲旅游 > 伊朗旅游 > 美食

伊朗勾魂的烙饼

来自:伊朗

如果说米饭是伊朗餐桌上的主角,烙饼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两者可说是唇齿相依,缺一不可的。
  在以烙饼为主食的巴基斯坦,烙饼就只有简简单单的一种:圆的、冷的、带着几分韧性的、淡而无味的。然而,来到了伊朗,我却惊讶而又惊喜地发现:每个城市的烙饼,有着截然不同的风味。
  首都德黑兰的烙饼最是保守,一成不变地恪守着古老的传统,圆的、冷的、带着几分韧性的、淡而无味的,拘拘谨谨而又千干净净地裹在薄而透明的塑胶纸里,端端正正而又一丝不苟地坐在盘子上:这样的一种烙饼,是**对引不起我的食欲的,我通常只把它看成是餐桌上可有可无的摆设晶。
  南部城市设拉子的烙饼最是惊人。非常非常大张,烤得香香热热、焦焦脆脆的,很野性很放浪很不羁地躺在赤裸裸的桌面上,无掩无遮、坦坦荡荡,足足占去了半张桌面。饼皮酥脆而不油腻,闪着金黄的色泽,掰开,里面雪也似的白,热烘烘的,烟气直冒。迫不及待地吃,哇,松、化、绵、软,好像吞的是虚无飘渺的云絮。糟的是:云絮轻若无物,一吃再吃,吃了又吃,等饱胀的感觉浮上来时,哟,为时已晚,整个人,走起路来,像企鹅。
  北部城市大不里士的烙饼,最是奇特。到一家唤作“Delpasand”的餐馆去,烙饼的炉灶,就设在餐馆的底层。烙饼师傅一烙好了,便将热气腾腾的烙饼小心翼翼地挂在墙上的钉子上,这些烙饼,刻意突破了传统的圆形,每一条约两尺来长,远远看去,好似挂在墙上的是一条条飘逸的头巾,蔚为奇观。烙饼上面,撒满了芝麻,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时,芝麻的浓香,便缠缠绵绵地在口腔里转来转去,吞咽以后,那种勾魂似的香味还依依不舍地曳在口腔里。
  尝到最“新鲜”的烙饼,是在东部的美曼岩石村。这个具有千年历史的岩石村,是个原始朴实而别具风味的古老村庄。一千余位居民,散居于村内四百余个石灰岩洞穴里。居民以务农和放牧为生。农作物又以小麦为主,小麦收成之后,便磨成粉,用以烙饼。
  正是农闲时节,几名妇人蹲在洞穴外面的空地上,烙制面饼。只见她们十指齐用,在大大的碗里不断地搓呀揉呀,把原本桀骜不驯的面团揉弄得服服帖帖,再搓成一团一团,压得扁扁扁扁的,放在黑色的平底铁锅内,再将锅子置于原始的石灶上,叠柴生火。不消一会儿,烙饼的香味便像被风扬起的沙尘一样,散得满天满地。慈眉善目的农妇以长着厚茧的手将烙好的饼取起,慷慨万分地送给我。感受到她真挚的诚意,也不推辞,便欢天喜地地接了过来。那饼,结实、丰满,十分性感,捧在手上,但觉它有生命,而且,还有灵魂哪!它烫手,也烫嘴,吃着时,连袅袅的烟气也一并吞了进去,那种暖身又暖心的感觉,便从舌尖一直一直美美美美地延伸到胃囊里。

烙饼已经成了伊朗“旅游景观”的一部分。在伊朗各大城市逛游时,总会在大街小巷里看到当地居民手里提着一条条或捧着一叠叠赤裸裸的烙饼穿街走巷,行色匆匆地赶回家去,家里,围坐在餐桌前饥肠辘辘的家人,正望眼欲穿地等……
  对于伊朗人来说,只要一日三餐能有白花花的大米饭、能有香喷喷的大烙饼,生活里所有辛劳、奔波、挫折、磨难,通通都不足挂齿了。

您对此行程有建议或疑问,请留言

注意:

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互联网的相关标准。
请注意语言文明,不要包含淫秽词语。
一分钟内只允许留言一条。

留言列表(0条